专题1234导航

知音相遇的日子

来源:互联网
更新时间:2017/2/25 21:57:24
责任编辑:王亮
字体:

  人海茫茫,能有缘相见相识者却不多;相识者虽多,能经常见面经常交往的却不多;经常见面经常交往的虽多,能结为朋友的却不多;朋友虽多,能结为挚友、知己的却不多。权势不足恃,金钱不足恃,浮名不足恃,惟有伯牙遇知音般的友情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。这种的友情太难得!而正以其难得,才愈显珍贵。

  当然就算是知音,相遇的过程有时也是充满戏剧性的。

  见到杨先生的时候,他只是和我礼节性的握了个手,然后就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若有所思起来,由他的同事向我介绍第二天的讲演内容。当时我想,要并不是为了准备主持第二天的论坛,我真不想半夜三更跑到中山陵那么远的地方来受这番冷遇;后来杨先生也说,要不是碍于朋友的情面,这一次他也不会到南京来做什么主讲嘉宾。

  杨先生是中国本土企业策划咨询行业领导人,国内第一批从事市场经济报道的学者型记者出身,怀着设计强国和品牌强国的理想,他从80年代中期开始研究中国企业和产品竞争力入手,开始从事中国企业咨询业的行业管理工作。关注时代脉搏,把个人的命运和组织的命运与国家与本土企业的命运紧紧相连,在塑造中国名牌形象的伟大事业中实现人生的价值,在国内首次提出“数字化企业形象”、“数字化品牌”概念,策划了“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整体形象战略系统工程”。当然,杨先生最打动和吸引我的,不是这些经历和衔头,而是他是一个思想者,一个和我很相似的思想者。

    人是会思想的芦苇。爱默生说,世上最艰巨的使命就是思考。于是从杨先生身上,想到了苏格拉底。这位希腊先哲主张每个人都有思考的自由:“世界上谁也无权命令别人信仰什么,或剥夺别人随心所欲思考的权力。”然而,他以渎神和腐蚀青年罪被统治者判处死刑,最后从容地饮下了毒酒,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为探索真理而牺牲的哲学家。苏格拉底也并不孤单,类似的事层出不穷。布鲁诺因为反对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传统说法,被绑在木桩上活活烧死;伏尔泰由于宣传启蒙思想,于是被视为大逆不道,还被关进监狱;斯宾洛莎不愿接受教会的收买,坚持自己的哲学思想,差点被狂热的教徒结果性命……在中国,屈原因为在楚国未亡上时而高叫将亡而被放逐,最后含恨沉江;司马迁说了一句真心话而遭宫刑,胡风只是坚持自己的学说而惨遭厄运,张志新对“文革” 提出质疑而惨遭断喉、枪毙的命运……思考者被压制、多嘴者被惩罚。这不是文明社会的景象。好在现在的社会已经是一个民主、开明的社会,我们可以性马由缰的独立思考,可以百花齐放的畅所欲言,英国谭普尔说:“不管你喜不喜欢思考,人类是因思考而存在。”应该承认,思想者是时代前行的发动机。

  两天之后,杨先生返回北京,我和他竟然在电话中恳谈了近两个小时,从国家到命运,从亘古到未来,从人生到家庭,同时互相发出了“与君相会,三生有幸”的喟叹。想一想,我和杨先生这样的心灵默契与思想交融,要是一般的酒肉朋友,要吃多少天喝多少顿也只能望其项背,我想我找到了知音之遇的感觉。

  那一天的论坛好像总是与三有缘:主讲嘉宾共有三人、“三九二十七”的举办日期、离国庆还有三天、还有在会上传扬得最多的“三位一体”新文化思想,还有中华文化的天地人、康德的“正反和”理论等等。而杨先生这位曾成功策划了“新北京,新奥运”的中国企业形象策划设计领头人上台之后,讲的也是对三个代表的新文化诠释。我在中场的总结语中说,我刚刚骄傲的发现和杨先生有三点相似之处,一都是中共党员;二都有媒体从业经验;三都是云南老乡。但是我也惭愧的发现,自己有三个地方做得远远不如杨先生好,一是对社会脉动的关注;二是对国家进步的期盼;三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;我说,杨先生是我学习的榜样。我还说,我已经很久没有用到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这八个字了。

  人是群居动物,是需要朋友的。而人的一生中想得到几个真正的朋友却并不容易,所以先哲有云: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!”曾看过一则小寓言,大意是三个人有缘见到了一个神仙,神仙便答应分别满足他们一个愿望。一个人想要功名,神仙-学网-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;一个人想得到荣华富贵,神仙也答应了;第三个人说自己既不要功名也不要富贵,只想得到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,能够经常在一起棋酒谈宴。不料神仙变色道:“这样的美事,我都得不到,何况是你呢!若真能得到这样的美事,咱们换一换,你来做神仙吧!”

  在春秋战国时代,拥有不少极富传奇戏剧性质的友谊故事,并且正式纪录在史册上,其中有死士知己,有君子小人,更多的却是政治上的知遇之恩。如管仲与鲍叔牙、庞涓与孙膑、荆轲与太子丹等等。但是这些人的友谊大多建立在某种世俗的动机上。惟独伯牙、子期超越弦外之音,无意间闯入了高尚动人的精神桃源,确实令我们寄予无限的感动与羡慕啊!这个世界,剑戟森森的人情险恶太多,坚城深池的真诚友情太少。

  又想到了一个问题:人人都渴望知音,但是知音难寻,在这个信息化、多元化、个性化的时代,人心之间的隔阂大到无法想象,背叛、虚伪、矫情、造做,每日在人际边陲荒地粉墨上场不停走过。即便相交满天下,知音也难得一人。

    但是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知音?另外,除了孤独症患者以外,人人都害怕孤单,那么究竟是我们所代表的那个“人”还是我们所代表的那个“思想”更加惧怕孤单呢?究竟孤单和寂寞的区别何在?我想,更多的人惧怕的是寂寞,但凡有人来陪就可以打消寂寞。但思想者不是有时候,而是经常都是孤单的,他们不害怕甚至于喜欢寂寞,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有人来陪。而思想者的快乐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他的思想不再孤单的时候。

  人生的三大喜事中,有一件是知遇之喜。放下杨先生的电话之后,我决定写一篇短文,以铭志此知音相遇的日子。

查看 徐浩然 的所有文章

www.xue163.com true http://www.xue163.com/5/10/50587.html report 2594 知音相遇的日子,人海茫茫,能有缘相见相识者却不多;相识者虽多,能经常见面经常交往的却不多;经常见面经常交往的虽多,能结为朋友的却不多;朋友虽多,能结为挚友、知己的却不多。权势不足恃,金钱不足恃,浮名不足恃,惟有伯牙遇知音般的友情才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。这种的友情太难得...
最近关注
首页推荐
热门图片
最新添加资讯
24小时热门资讯
精彩资讯
精彩推荐
热点推荐
真视界
精彩图片
社区精粹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手机版 | 商务合作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Copyright © 2004-2016 Xue16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学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10044368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